瀚纳仕博客模块(左栏)

关注瀚纳仕社交媒体

关注瀚纳仕社交媒体

您可以通过博客或领英、微信、微博和优酷等社交媒体与我们保持联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以获取优质的职位推荐。

查找最近的瀚纳仕办公室

踏入新的十年之际,有待思考的三个重要问题

踏入新的十年之际,有待思考的三个重要问题

对大部分人而言,年末是一个适合反思与重整的时刻,我们回顾取得的成就和遭遇的重重挫折,思索在未来12个月内决心做出的改变。但这一年给我们的感觉似乎又与众不同,因为它确实独一无二。

其不同之处在于,我们即将迎来一个十年——“2010”年代的尾声。我们即将迎接一个时代的终结,这个时代为我们带来了诸多变化,有好也有坏。

因此,在准备带领企业步入2020年代的同时,我们也需要探寻身为领导者的价值,探索企业在未来10年为世界作出的贡献,并探究如何让企业与世界一同在2030年代克服险阻、繁荣发展。因此,在本篇博文中,我将探讨我认为应当提出的几个问题。

 

充满变革的2010年代

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先思考一下过去十年所见证的种种变化。毕竟,与2010年代以前的世界相比,我们如今生活与工作的世界在很大程度上堪称“面目全非”。

在这个十年中,我们见证了“#BlackLivesMatter”和“#MeToo”等对抗不公的社会活动。在这个十年中,LGBTQ人群争取到了更多权利,同性婚姻已在18个国家和地区中合法化。在这个十年中,性别平等取得了重大突破——女性投票权在英美两国得到保障,富时100指数企业董事会中的女性数量也增长了一倍。气候变化终于成为全球公认的重大问题,越来越多的人士和机构开始认真地予以应对。我们见证了科技巨头势不可挡的兴起,也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互联功能。工作方式也逐步推陈出新——高达70%的职场人士选择远程办公,2018年的零工经济支出总额也达到了惊人的4500亿美元。

我们在全球经济危机的余波中迎来了这个十年,并将在美国总统面临弹劾和英国即将脱欧的局面下为它画上句号。如今的我们对曾经非凡的事物习以为常。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充满变革与不确定性的时代。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创立——全球规模最大、价值最高的企业都还较为年轻。我们也未曾在上一个十年开始之初料想到,许多其他企业会就此消失无踪。有些人对迎接未知挑战的准备更为充分——这是因为他们在合适的时间提出了与自己和企业相关的问题。

我们距离新的时代只有一步之遥,作为领导者,你们必须提出合适的问题,通过这些问题来改变视角、颠覆现状,了解市场中存在的威胁和机遇,帮助自己看清企业的发展方向。这些问题会带来准确、可靠的答案,并将帮助诸位在未来十年走向成功。

 

迎接新十年,大家有待思考三个重要问题

那么,身为领导者,我们应该向自己提出哪些合适的问题呢?问题可能无穷无尽。因此,在本篇博文中,我会探讨我所认为的领导者现在需要扪心自问的三个最恰当的、也可能是最重要的问题:

  1. 你的企业是否有明确的使命,而也确实追求完成使命?
  2. 你是否准备好吸引和留存新一代的员工?
  3. 技术会为你的人才和他们的岗位带来哪些影响?

 

你的企业是否有明确的使命,也确实追求完成使命?

今年8月,商业圆桌会议围绕其组织角色更新了相关原则,表示他们服务于所有相关方,包括顾客、员工、供应商、社区和整个地球,而非仅为股东服务。这标志着新的十年到来之际,企业使命的传统观念发生了重大转变。

因此,如果希望在未来获得成功,无论企业规模如何,或是处于何种经营行业,领导者都须重新思考企业的使命。诚然,对于因理念或热情而创立的小型企业,它们的领导者往往能更轻松地思考企业使命,但我们所有人都应当对这一问题多加思考。哲学家兼教授Edward Freeman在这一期的Tedx Talk中提到,创业者的目的并不纯粹是赚钱,他们还对事物和理念抱有热情。如Freeman所言,史蒂夫·乔布斯沉醉于个人计算机的力量,Whole Foods的首席执行官John Mackey心心念念的则是健康膳食的潜在影响。因此,请思考你们企业背后的支持动力——企业为何而存在?你们为何愿意奋斗终日?员工们又为何积极投入每一天的工作?

随着我们步入新的十年,我们必须转变思维,意识到使命和利润可以兼得。事实上,有意义地追求使命还可以推动利润增长。因此请记住,你们的企业使命必须能为企业内外的所有相关方创造价值,并且需要被广而告之。你们所有的相关方必须真正相信这一点,与使命产生关联,并从中受到激励。对相关方来说,使命的意义不能只是一纸空谈。只有这样,企业使命才会嵌入你的基因中,在未来数十年内创造长期的价值。

 

你是否准备好吸引和留存新一代的员工?

在过去数年中流传着这样的谣言,说许多千禧一代员工忽略了逐步踏上职场的Z世代。事实上,员工的世代构成年复一年地发生着变化,但只有少部分人注意到了这一值得关注的趋势。

2019年,最年长的千禧一代员工已经年满38岁,现在通常处于管理岗位,甚至在许多企业中升入了领导层。另一方面,最成熟的Z世代员工今年也度过了第23个生日,向职场踏出了坚实的第一步。令人惊讶的是,至2030年,Z世代员工将占到全部员工的30%——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吸引并留存新一代的员工?

首先,为了吸引Z世代人才加入企业,我们必须首先去理解他们。我认同许多评论员的观点——我们不妨以各世代人员的行为作为假设的依据,而非使用出生年月。如果我们开始理解这一代人成长期间所处的文化环境,我们就更容易理解他们的行为。

Z世代出生于1990年代中后叶,生长于一个动荡与不安逐步滋长的时代,但同时也是创新的时代——与他们不同的是,千禧一代生长于蓬勃发展、繁荣稳定的年代。千禧一代的研究者Jack Dorsey在TEDx Talk中表示,对Z世代而言,同性恋婚姻并未合法化、非裔美国总统尚未出现、技术尚不发达的时代十分遥远。这种文化背景无疑影响着他们在工作环境下的行为方式。

虽然我不希望对任何世代做出刻板的假设,但是我觉得David和Jonah Stillman在他们的著作《Gen Z @ Work》中的观察非常有趣。在这段视频中,他们列举了一系列Z世代员工可能拥有的关键特质,包括:

  • 他们竞争性更强,而协作性较弱
  • 他们喜欢在独立空间中工作,不喜欢开放式办公室理念
  • 他们生活在“数字实体”世界中——他们认为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别无二致
  • 84%的Z世代成员喜欢面对面交流
  • 他们喜欢将工作与生活融为一体,而非追求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我个人认为这些研究成果出乎意料,与许多人的设想相矛盾,也提出了许多问题。那么,你对于新一代的员工有多大程度的了解?你是否需要转变传统的工作方式,成为新一代人眼中的理想雇主呢?你能否在吸引了这些人才后持续留存他们?有趣的是,Stillman表达的关键讯息之一是,你需要为千禧一代员工提供培训,因为他们将负责管理Z世代的日常工作。这两代人的差异远超你的想象,因此必须思考如何让他们实现高效的协作。这确实发人深思。

 

技术会为你的人才和他们的岗位带来哪些影响?

2010年代充满了变革,2020年代想必也不例外。所以,我们应该已经准备万全了,对吧?理论上说,确实没错。

然而,EY的研究表明,那些自认为已经准备好迎接冲击的企业其实准备最不完善。因此,也许我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准备万全?也许我们的过度自信导致了骄傲自满?可能如此。这当然是个挑战,但通过提出合适的问题,我们可以解决或应对这样的挑战。

作为领导者,我们需要扪心自问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技术与变革会对人才和岗位产生哪些影响?问题并不在于岗位是否会受到影响,而在于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与普遍认知相反,我认为技术带来的影响主要是积极的。事实上,虽然截至2020年全球会减少7500万个岗位,但同时可能创造出1.33亿个新岗位。麦肯锡表示,当1985年Excel问世时,每个人都认为簿记员会就此失业。这种情况当然没有发生,我们现在都在使用Excel,甚至还为此创造出了新的岗位与行业。因此,我们需要提出的问题是,随着自动化的普及,哪些岗位可能发生改变或被取代呢?

Kaggle的首席执行官Andy Goldbloom在TED Talk中表示,机器对于部分任务的掌握确实获得了重大进步,例如批改论文或诊断眼疾。他们擅长处理频繁的“低技术”任务,例如通过海量数据来协助制定后续行为。Goldbloom解释道,机器所不擅长的是处理缺少历史数据的新情况——例如,为营销广告撰写文案,或者制定商业战略,在我的企业中则是理解个人与岗位之间的文化契合度。

因此,在分析企业中现有的岗位时,我们可以有理有据地推断:变化或自动化浪潮最先影响的是工作量较大且易于预测的任务。例如,牛津经济研究院在2019年6月预测,截至2030年时全球的2000万个制造岗位将被机器人取代。然而,需要激情、创意或社交情商的岗位在未来数十年内可能依然由人类承担。长期而言,技术的发展确实会带来更大的冲击,但也同时意味着现有岗位的变化和全新岗位的诞生。问题在于,你们的企业是否准备就绪?

过去的十年教会了我们一个道理——我们无法预测未来。没有人可以预测未来。但我们可以尝试在最紧要的时刻向自己提出最迫切的问题,即便我们还无法得出所有答案。提出问题能帮助我们反思与重整,让我们以最佳的状态带领企业迎接全新的转型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