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纳仕博客模块(左栏)

关注瀚纳仕社交媒体

关注瀚纳仕社交媒体

您可以通过博客或领英、微信、微博和优酷等社交媒体与我们保持联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以获取优质的职位推荐。

查找最近的瀚纳仕办公室

你的团队是否沉迷工作?

你的团队是否沉迷工作?
Alistair Cox,瀚纳仕首席执行官

你在工作中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是否远比投入个人生活的更多?你是否总是第一个到公司,然后最后一个离开?你是否周末加班,且从不主动享受完整的假期福利?你是否总是忍不住查看邮箱?你是否以加班为荣?如果是这样,那么你已经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勤奋”,而是沉迷于工作。是时候面对事实了:你就是个工作狂。

若还不愿相信,那么心理医生Bryan Robinson或许能帮助你认清事实。他曾说过:“工作狂是身在滑雪场,心系办公室。而正常的员工则是身在办公室,心在滑雪场。”后半句话的意思是,虽然工作很重要,能够带来成就感和动力,但它并不是一个人的全部。工作是为了生活,而生活却不是为了工作。

 

工作狂的正反面

也许有些读者会对本文的立意感到奇怪。毕竟,谁都希望手下的员工能够马力全开,专注工作,帮助我们成就非凡,不是吗?当然是。但我们完全可以采取别的方法来做到这点,而不是鼓励员工把工作当成一切。

简而言之,有些人认为适当程度地沉迷于工作是件好事——毕竟员工们在积极高效地为你实现目标。但从长期来看,这种沉迷并不稳定,且具有毁灭性,最终会导致“过度投入和效率低下”,增加过劳风险。

 

是职场环境促使员工成为工作狂的吗?

也许你认为自己有着平衡而健康的工作方式,但你的很多团队成员可能并没有。这对他们和对你来说都是个问题。 “工作狂”一词早已屡见不鲜,而且这种现象正愈发普遍,甚至被打上了“21世纪成瘾症”的标签。事实上,近来的研究也发现,在英国美国,有十分之一的人沉迷于工作。我对这一统计结果毫不惊讶,相信你也是如此。 是什么导致人们沉迷于工作?简单来说,我认为原因出在我们所工作和生活的这个世界,它从各个方面导致并加剧了我们的沉迷倾向:

  • 工作繁忙被视为一种荣誉:我敢打赌,上次别人问你“过得怎样?”时,你的回答肯定是“还不错,就是有点忙”。在如今这个世界,“忙”被大家引以为傲,好像“忙”就证明了你存在的价值。毕竟,如果你“不忙”,这代表了你可能不被人需要,对吧?这种思想促使我们不断给自己增加不切实际的负担和源源不断的时间压力。
  • 科技的发展让我们可以随时随地工作:这使我们自然而然地养成了不健康的工作方式,大量宝贵的休闲时光也因此被工作占据——十分之三的人节假日仍在加班,26%的工作是在正常工作时间以外完成的,33%的工薪阶层会在周末加班。这意味着工作与生活的界限正在日益模糊,工作占据了我们大部分的生活时间。
  • 怕被淘汰的恐惧愈演愈烈:在如今的职场,怕被(机器人或更优秀/勤奋的人才)淘汰的恐惧愈加深刻。为了对抗这种不安全感,我们就觉得自己需要工作更长时间、更加投入、取得更多成果。如果我们做到了这些,被淘汰的风险就会显著降低,对吧?但问题是,这种要求永远不会满足,我们给自己施加的压力也就永远不会消失。
  • 生活节奏飞速加快:正如记者Carl Hornore在他的TED演讲中所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速前进的世界,一个痴迷于速度的世界”。所有工作都好像是在和时间赛跑。就算实现成就,也很少有时间去庆祝,因为转眼间就要投入下一个项目。我们就好像困在一个永远转动的仓鼠轮里一样——无法离开,或者说不愿离开。对很多人来说,生活就像一张永无止境的任务列表,而我们必须要用光速解决每一个任务。

 

年轻世代是否更容易变成工作狂?

没有人能抗拒这些因素带给我们的影响——无论任何职位、地位和个人状况,每个人都不得已为工作而沉迷,为时间所累。然而,许多评论家认为23到38岁之间的“年轻”世代更容易变成工作狂并且更容易过劳。

评论家们认为,年轻一代面临着一些独特的影响因素,这些因素促使着他们愈加沉迷工作。除了日益沉重的学业负担以及父母(和自己)寄予的“厚望”之外,还有许多值得关注的原因——而且我认为这些因素的确有很大影响:

  • 愈发过度的#ThankGodItsMonday思想:记者Erin Griffith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文章提道,她将这一代人的生活方式称之为“表演性工作狂”,并认为他们是“忙碌文化”的受害者。他们的压力发自内心,不仅认为自己应该工作更长时间,还会爱上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且通过社交媒体来宣扬这种“热爱”。他们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出希望在周末加班的样子,就像时下流行的标签#ThankGodItsMonday一样。这种强加的期望加剧了不健康、不平衡的工作方式。Griffith表示:“在新时代的工作文化中,仅仅是忍受或喜欢工作都是不够的。劳动者必须要热爱工作,并在社交媒体上宣扬这种热爱,以此向雇主展现自己的品质。”
  • 与众不同的必要性:研究表明,当今时代的人们希望在某种程度上做到与众不同,并乐意为那些能帮助他们做到这点的企业效力。事实上,根据一篇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表示,“40%的年轻人在考虑工作机会时,会把工作的目的性和社会影响视为重要评判因素。”这说明这代人在工作时具有很强的目的性,同时也可以说,这意味着他们更有可能给自己施加不必要的压力。结果就是,工作时间越来越长,而且不断自我强化这种沉迷性的思维与行为。事实上,《伦敦标准晚报》中的一篇文章提到:“伦敦的年轻人在工作中愈发追求社区感和目的性,有部分人甚至将其当成一种信仰。”工作是否已经成为如今年轻工作者们新的“信仰”?
  • 社交媒体的压力:记者Anne Helen Petersen在她撰写于Buzzfeed网站上的文章《千禧一代如何成为过劳一代》中提到:“相比于整体氛围,我发现千禧一代对社交媒体上所展示的物质生活并不会表现出很强的妒忌心理,这些东西在平时往往会引发人们的热烈评论,比如‘我想过上你这样的生活’……社交媒体——尤其是Instagram——因此成为了劳动成果的展示平台,劳动的成果和劳动本身都成为了一种回报。”社交媒体让你能更轻松地对比你自己和同龄人的生活,如果你觉得自己过得不太如意,那你当然就需要更加努力,才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虽然这些点都是合理的,但我认为,其中部分事实有可能会对我们造成负面影响,不管我们年龄几何。并且随着职场的不断发展,还有可能出现更多不可避免的因素,并加剧未来世代对于工作的沉迷。

所以为了我们与员工双方着想,身为领导者的我们就需要尽力保持其间的平衡。那么,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帮助员工培养更加积极、平衡而健康的工作方式,并最终阻止这一愈演愈烈的糟糕趋势呢?

 

有六种方法可以帮助员工控制他们的工作狂冲动

德勤的研究发现,多达70%的员工认为他们的雇主并没有在解决过劳问题方面尽到责任。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很多人都缺乏意识,没有发现我们的行为和所处的环境正在加剧员工们的工作狂行为。《今日心理学》中的一篇文章说得好:“沉迷工作和沉迷酒精或其它物质不同,它受到升职、加薪和名利的推动。

虽然让我自己来说,我并不算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我认为我们作为领导者,是能够通过一些行动来帮助员工控制他们的工作狂倾向的。

  1. 思考自身行动的影响:这一段与我在前文“自我意识的重要性”部分的观点有关。有的情况不可避免,例如必须在晚上或周末加班。但作为领导者,你不应该让下属因为你的行为而产生错误的观念。例如,如果你自己经常工作到很晚,那就尽量在工作时间发完邮件。这能尽量避免让员工以为他们自己也应该在下班时间回复你的邮件。
  2. 应当重“质”不重“量”:回顾一下你对成功的衡量标准和提拔员工时的评判方式——你长期以来的做法是否鼓励了正确的风气?如果不是,那就该反思一下了。类似的,你要试着公开表扬一些高效敬业,却又不算是工作狂的员工。
  3. 不再横加评判:让员工们设定自己的极限,不要自己擅自评判。例如,如果一名员工因为个人原因而无法加班完成工作,你就要控制住自己,不要暗自对对方产生偏见。要改变你的思维,理解“重在工作质量,而不是工作时长”。
  4. 鼓励员工合理休息:在2017年,一半以上的美国劳动者都未能享受自己的全额假期福利。你应当鼓励员工充分享受他们的假期——和他们聊一聊如何使用这些假期,更重要的是,要强调你不希望在他们休假期间收到他们的工作邮件。鼓励员工定期休息,不要让他们在电脑前凑合着吃午饭。很多简单的事情都能够产生长期的重大影响。
  5. 不要让沉迷工作的习惯蔓延到其他员工身上:组织心理学家Woody Woodward表示:“你不能仅因为自己过分的工作狂情绪,而让其他成果出色且方式平衡的员工也遭到加班的折磨。”要控制住团队的氛围,识别工作狂的症状,以防你的员工也染上它。美国心理学协会也总结了三条原则,可以帮助你进行识别。
  6. 成为榜样: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没有哪一代人能对工作狂症状完全免疫。包括你在内,我们都有陷入其中的危险。作为位于企业最前沿的领导者,你可能正领导着成千上万的工作狂人,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成为他们的榜样,展现健康的工作行为和态度,做到上行下效。我们应该从今天做起,有意识地设定标准并告知员工(重要的是,对其施加持续性的影响)。同时要努力平衡自己的生活,将身心健康放在首位。即使再小的行为转变也会被你的员工所注意到。当然,作为领导者,我们不可避免地会反复遇到长时间工作、临时急事、周末在家或办公室加班等情况。工作不会因为日落或周末而停歇,总有事情要你来解决。但我认为,重要的是要找到正确的平衡点。要找到别的让你有存在感的事物,而不是将一切寄托在工作上。我认为这很重要,它有助于让你转变思维,走入不同的世界。

在勤奋工作和沉迷工作之间有着清晰的界线,沉迷工作会损害你的效率和成功率,更重要的是,它会损害你的健康和人际关系。作为领导者,我们有必要从个人角度出发,站在员工乃至企业的整体角度考虑和了解到它的危险性。

我写这篇博客的原因是因为我相信,领导者是阻止这种恶性循环和恶性蔓延的关键力量。我敢肯定,很多读者现在都会承认自己就是工作狂,或者曾经如此,并且因此经历过一定程度的过劳。也有人可能会说,他们热爱工作,以至于希望将其融入生活的每个角落,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满足。如果这样的话,那还有什么问题呢?但也有人觉得自己负担沉重,除了疯狂加班和牺牲部分生活时间,别无他法。